新闻

开云集团CEO:让集团实现可持续发展

来源: 世界服装鞋帽网
  2017-01-09
导读】临近年关,这位54岁的法国商人正在为他的2016年可持续发展报告所取得的成就干杯。自四年前提出上述目标以来,开云集团的股价上涨了一倍。

  临近年关,这位54岁的法国商人正在为他的2016年可持续发展报告所取得的成就干杯。自四年前提出上述目标以来,开云集团的股价上涨了一倍。

  当你穿着闪亮皮鞋、华丽礼服,在纽约的餐厅里觥筹交错之际,你或许不会想到,那双漂亮鞋子曾污染过印度乡村百姓的饮用水,那身笔挺的衣服让美利奴绵羊受尽了苦。弗朗索瓦-亨利·皮诺(Franvcois-Henri Pinault)不想让你有这样的负罪感。临近年关,这位54岁的法国商人正在为他的2016年可持续发展报告所取得的成就干杯。

  据媒体了解, 时尚业光鲜亮丽的背后是严重的污染、勉强糊口的薪资和被虐待的动物。作为拥有包括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古驰(Gucci)、宝诗龙(Boucheron)、彪马(Puma)等16个品牌的开云集团CEO,皮诺在2012年设立了一系列目标,希望用四年时间解决集团供应链中存在的所有不良问题。上述目标未能全部实现,“挑战”一词在该集团的可持续发展报告中共出现34次。尽管如此,该集团旗下的各个公司还是在包装中使用了更多可回收纸张、改善了工作条件,在生产过程中淘汰了更多有毒化学物质,不一而足。

  虽然已是时尚巨头,可是与规模数万亿美元的服饰产业相比,这家130亿美元的时尚公司尽显微不足道,但皮诺表示,把他们的这些努力视为概念论证也未尝不可。自四年前提出上述目标以来,开云集团的股价上涨了一倍。

  Q:记者

  A:弗朗索瓦-亨利·皮诺(开云集团CEO)

  Q:你为什么要提出让集团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A:我们(2013年)对彪马的收购是一个重要转折点。那时经营彪马的是若根·蔡茨(Jochen Zeitz),蔡茨本人在支持环保方面一向身体力行。在彪马的时候,他在环保这条路上走了很远。也正是他给了我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新路径。如果你的路是对的,你不仅会为自己创造无与伦比的新机遇,还会造福于我们的星球。这么做是为了你的员工、为了公司的股东、为所有的利益攸关者。你的视野将完全不同。

  我们用了三年时间,建立起这样一个参考了各种环境代价因素、极其复杂的“环境损益”(EP&L)机制。我们与各国的合作伙伴、非政府组织一同携手,并为此投入了巨资。这一机制免费面向所有人。(开云集团还开发了名为“我的环境损益”的应用程序,使用5000个标准要素来评估产品对环境的影响。)你要做的是确保集团的组织形式可以践行这样一个承诺。我们采取的第一个行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要追溯到2008年,我们在集团董事会层面设立了一个可持续发展委员会。我们是法国上市公司中第一家这样做的。对于集团下属公司的CEO们,他们每年奖金的一部分就是和可持续发展目标挂钩。他们每一位在负责可持续发展方面都要担任一个全职角色。

  Q:你决定这么做是有哲学或精神层面的考虑吗?

  A:我这么做是受我父亲的影响。我常听他说,公司无论多大,都要追求利润目标以外的一项事业。这关系到,无论生意在哪里,你还是不是社会的一分子。我执掌公司已经有些年了,我希望能够将开云传给我儿子或其他什么人。问题是,在这个同时我还要创造些什么。我的父亲开创了一个杰出的事业,我也要留下些什么。我坚信,这将是、我也希望是我的遗产。

  你曾说可持续如今是奢侈的一部分,难道奢侈的本质不是挥霍吗?欲念是一时的,而我们每个人都有梦想。快时尚关乎你的欲念,奢侈则关乎你的梦想,一直如此。如果你欺骗你的顾客,你的产品背后都是些噩梦般的故事,那么你就无法给人们带来梦想。

  Q:你本人会亲自关注这方面工作吗?比如说古驰使用的蟒蛇皮?

  A:古驰是使用蟒蛇皮为原料的最知名品牌之一。蟒蛇并非濒危物种,但如果我们不做出改变,它就有可能成为濒危物种,因为蟒蛇皮交易毫无透明可言。你可以说,看,我有你需要的证书,因为你知道大部分证书都不是真的。我们和古驰决定要更进一步。这种情况下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自己养殖蟒蛇,所以我们现在投资于泰国和中国的蟒蛇场。

  Q:那是什么样子?

  A:很特别,蟒蛇需要喂食活的动物,所以养蛇的同时还要养老鼠。我们还要确保我们尊重养蛇场周边的居民,我们要从他们手中买蛇。我们不会浪费蛇肉,蛇肉可以派其他用场。这在我们的鳄鱼养殖场也是一样。这是你真正完全控制供应链的唯一办法。

  Q:让你旗下的每一个品牌都认同这一使命是不是很难?

  A:没那么难。但是你要理解,对于一个奢侈品牌来说,你的员工分为创新人才和普通人两种。大家总是这么想,你得允许那些创新人才去随心所欲。这些人不能有规矩、不能有枷锁,所以别拿什么可持续发展来烦他们。结果会是一场灾难。我在2008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个一个地与设计师面谈。我这么告诉他们:“这就是我想要的承诺,你觉得自己的定位在哪儿?”让我吃惊的是他们居然比我想得还远。我记得宝缇嘉(Bottega Veneta)的创意总监托马斯·梅尔(Tomas Maier)就是如此。公司里面没人想这些事,但托马斯却事无巨细地贯彻始终。宝缇嘉是第一个达到99%不含PVC的奢侈品牌,用了不到两年时间。你该看看托马斯是如何督促每一个人、是如何将很多设计推倒重来的。

  Q:你和斯黛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英国知名时装设计师)是怎么说的?我们知道她不用皮革。

  A:斯黛拉总是领先一步,我则是跟在她的后面。在我们内部有一种我们所谓的“新商业模式”。斯黛拉很大程度上参与了这一模式的构想。比如说,为了减少垃圾填埋,我们和H&M合作组建了一家合伙公司,名字就叫“穿了又穿”。(这家公司开发了一种回收技术,可以将不同材质的纤维分离,在去除化学物质后再重新织造。)这个主意就是斯黛拉想出来的。我们还在一项来自生物科技的新技术上下了很大功夫,就是用活体动物的细胞生成皮革。就是从活体动物的皮上采集细胞,然后培植皮革。这样培养出来的皮革将是透明的。大概10到15年前,伦敦时装学院拿到开云奖学金的一名学生就曾基于蘑菇培养过这样一种皮革,那种树周围长的大蘑菇,很漂亮的那种,那实际上是一种寄生物。

  Q:时尚业其他公司有没有像你们一样关注可持续发展?

  A:我的确考虑由时尚产业的奢侈品业务来引领可持续发展竞赛,因为我们有这样的资源。但是时尚业的复杂之处在于我们并非铁板一块。这是一条有着许多、许多参与者的价值链。而令人震惊的是,我们的所作所为有93%在法律框架之外,这是我们开始推出“环境损益”机制时了解的第一件事。

  Q:如果有更多人采用你的这一机制,是不是可以说成效会更加显著?

  A:与往常一样,你发现了什么就会有人和你说,“我们知道怎样才能够更加可持续地做这件事,但这要花更多的钱”。我们怎么办?这当然要花更多的钱,因为这和我们以前的做法不一样。但是没有理由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以无金属皮革鞣制过程为例,因为在鞣制过程之初要加入盐,所以成本会高出20%到25%,另外,只有一部分皮革能够过这一关,过不了的就成了废料。这也正是为什么我告诉我的团队我们并非精通可持续发展的非政府组织。我们只是一家公司,要通过创新来找到经济可行的解决办法,设法将这样鞣制的皮革卖给需要这样高质量皮革的其他行业。这样一来,如今我们的成本就只比原来高出10%到12%的样子。也可以通过规模效应来降低成本,但这一点我们一定可以做到。

  Q:对于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可能反对巴黎气候协定 ,你怎么看?

  A:对我来说,可持续发展和政治不沾边。政府可以伸出援手,但这件事不是政治问题。如果把这个问题拿去进行政治辩论,那么就大错特错了。我不能想象美国不参加巴黎气候协定。这不过是四年一届总统的问题。像中国这样的国家都在采取快速行动,你能想象美国落在最后?美国在这方面当然应该走在前面。这是一次新的登月旅程,美国人上世纪60年代登上了月球。这将是一项开疆拓土的壮举,人类要征服的新疆域就是可持续发展。

声明:本文章为会员George于2017-01-09分享,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相信品牌的力量    这里有您关注的品牌对本文章咨询

您的姓名:

*

手机/电话:

*

联系 Q Q:

您的邮箱:

开店经验:

有无店铺:

详细地址:

- *

留言内容: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连带责任。不良/侵权内容联系电话:0755-88839690
中国品牌服装网-手机品牌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