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昙花一现之后 3D打印时装该何去何从

来源: 穿针引线服装设计
  2017-03-16
导读】3D打印术,这早就不是什么新名词,更早的时候,工业设计领域就颇受这项成熟技术的鼓舞,产品设计和制造眼看着就要摒弃车床开模的高成本步骤,迈进由电脑三维技术直接操控3D打印机利用原材料进行一次成型的产品生产阶段。

  在开启这个话题以前,我们先来看一张图片。这个尤物想必大家都不陌生,作为号称世界首席脱衣舞女郎的名人,她令无数男人魂牵梦绕,而她的前夫更是哥特音乐界的一个传奇。这个女人名叫Dita Von Teese,有着古典式美感的长相和起伏玲珑的丰腴身段,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一部分时装设计师怀揣梦想有朝一日为她量身打造一个造型。

  而上图显示的正是时装造型师Michael Schmidt(Lady Gaga当年那一件泡泡装的设计者)和建筑设计师Francis Bitonti共同完成的为她特别制作的一件礼服。乍一看,这件礼服和好莱坞妖艳女星们每一次红毯上的出格打扮并无分别,但细看,你就会不难发现这件服装通体上下没有一处针线缝合的影子,换句话说,这件衣服制作的过程一气呵成,没有传统礼服所谓的立体剪裁和缝纫之步骤。

这条裙子的背面是这样的

  怎么做到的?3D打印术。

  这早就不是什么新名词,更早的时候,工业设计领域就颇受这项成熟技术的鼓舞,产品设计和制造眼看着就要摒弃车床开模的高成本步骤,迈进由电脑三维技术直接操控3D打印机利用原材料进行一次成型的产品生产阶段。听起来,这就像是呼之欲出的新一轮产业革命,《经济学人》杂志更是在早些时候大胆预言3D打印将成为构成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关键因素。然而,很遗憾的是,这个新兴技术最终并没有像我们预期的那样立刻在市场份额上逆袭整个制造业。

  按理说,3D打印在产品生产加工过程中要比传统工艺更具优势,尤其是在原材料耗损方面,3D打印可以做到传统制造业难以媲美的高度,可为什么现如今却有一种雷声大雨点小的尴尬呢?

  再给这个问题提供可靠的回答之前,我们把目光放回到服装业范畴里面来。作为制造业的一员,服装业和其他产品生产领域共享很多共性,但也有十分特殊的一面。

  就拿开篇的那张图片来说,Dita Von Teese身上所穿的已经超越了一件衣服朴素的含义。和许多红毯礼服一样,它有且仅有这么一次正式的亮相机会,并且不会再有第二件同款。这就是高级定制行业最初的含义。也就是说,3D打印终于在合适的时机介入了高级定制服装,或者说,高级定制终于迎来了21世纪最具代表性的技术的融入。

  你不会否认,高级定制和日常的成衣之间的确横着一条不可跨越的深深沟壑。就成衣部分来说,传统服装制造业在设计师完成设计效果图这个上游步骤之后,将由打扮师负责立体剪裁和制版——你可知,现在服装业稀缺的不是设计师,而是资深打版师。打版师最终确定的服装各结构的详细尺寸参数关乎最终服装成品的上身效果。一旦制版完成,作为服装生产下游环节的车间只需要按照既定的板型尺寸依样画葫芦,裁切面料,在规定好的地方缝线,将各部分缝合为一件完整的衣服。说白了,传统制衣就像是传统雕版印刷——制作好母版之后,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无数次复制印刷或制衣了。

  这对于3D打印是什么含义呢?假如3D打印真的要替代传统制衣流程,最大的瓶颈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我们还是回头看Dita Von Teese的那件礼服,周身上下没有一处针脚,真正字表意义的天衣无缝。然而这对于处在服装业更上游的纺织业来说是不可想象的——面料要在人体上围合成一圈,意味织布机得织出筒状面料,这显然是开玩笑,不是不可能,而是不现实——每个人身体围度不同,这个筒状面料究竟该以什么样的直径尺寸来生产面料?但的确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针织毛线,因为毛线可以直接作为服装生产原料进入制衣环节,而不需要织成毛线布片再进行裁切。

  因此,在传统制衣行业里,针织的确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分类。但你应该注意到的是,3D打印技术有一个巨大的前提,它使用的原料必须是有流动性的,什么意思呢?Dita Von Teese身穿的3D打印礼服用的原料是尼龙,一种人造的合成纤维,但是在制作这件礼服时,尼龙却并非以我们常见的尼龙袜那样的构造出现,而是以近似于塑料流体的方式注入3D打印机器内,先融化成流体,再一次浇筑成型。

  简单说,3D打印机就像一台水泥铸模机器人,吃进去的是流体,打出来的是模型风干稳定之后才是固态。尽管目前的材料科学可以帮助从现实层面解决用如形如乳胶(甚至更柔软的片状材料)一样的材料完全取代纺织面料作为我们贴身穿着的服装的原料,但也仅限于实验室和工作坊的小规模尝试。在如何解决此类合成材料的成本和设备维护问题方面,要在服装业内实现规模化量产还有许多瓶颈需要突破。

  这么说来,3D打印之于时装就是彩虹咯?看得见却触不着。

  身在一线的设计师总是变着法子刷新我们对穿戴的认知,除了有Michael Schmidt和Francis Bitonti尝鲜为Dita Von Teese制作3D打印服装之外,先后已有一大批新技术狂热设计师沾染这门新工艺。每一场秀都被男人们奉作视觉盛宴的Victoria’s Secret(维密)在2013年内衣发布会上就用上了3D打印技术,用以打印制作维密天使背上的翅膀和一些附属配件结构。

  另一个名叫Anouk Wipprecht的荷兰设计师,从仿生学中获取灵感,用3D打印技术完成了一系列集合呼吸感应器和距离感应器的、能够具备防御功能的服装作品。

  还有下图这样的,外表平平,但这裙子会调鸡尾酒。每次主人和别人互动时,气动控制阀会把背后的酒倒到胸前的小杯子里。

  以及下面这条裙子,因为利用高性能绝缘材料打印,所以它可以保护穿着者抵御50万伏的电压。

  如果这些超出了你脑洞所能容纳的极限,或许像Iris van Herpen这样务实且前卫的设计师能够在视觉美感上用3D打印技术给你一个舒服的交代。她巧妙地用打印原料模拟了传统织物的柔软质感,倒是很有可能为3D技术在服装业内的普及打开一个门槛较低的思路。

  说到这,你也不难发现,这个一度被捧上天的新技术在面临传统制造技术垄断的格局前,尚存一些技术短板,在服装业范畴内,它至多充当为打酱油的群众演员,为服装附属结构和配件提供一些可能性。若要问3D打印技术何时可以进入寻常人家,让每个人都化身为自己衣橱的设计师,随心所欲打印独属于自己的服装,那这问题可就问得有点远了。

声明:本文章为会员Sanny于2017-03-16分享,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相信品牌的力量    这里有您关注的品牌对本文章咨询

您的姓名:

*

手机/电话:

*

联系 Q Q:

您的邮箱:

开店经验:

有无店铺:

详细地址:

- *

留言内容: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连带责任。不良/侵权内容联系电话:0755-88839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