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时尚羽绒市场整体向好 加拿大鹅加速下沉二线城市

导读】设计师品牌产品有优势,但价格无法达到消费者的预期,占有市场份额较少;而国产大型服装品牌,价格具有优势,拥有强大的消费群体,产品却是令人失望的。未来的行业发展契机可能会诞生于大品牌与独立设计师品牌的长期合作。

  中国服装协会羽绒专业委员会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羽绒服市场规模为1068.2亿元,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预计2022年羽绒服市场规模将增长到1621.8亿元。2019年双12,波司登线上销售额破4.4亿元,过去三年每年营收增长率都在15%以上。

  羽绒市场的整体向好,让一些国外大牌加速入局中国市场,无论是线上线下。2018年9月,加拿大鹅(Canada Goose)入驻天猫,首一次参加双11,当天访客数约50万人,相当于四分之三的温哥华人口。与此同时,继北京三里屯旗舰店之后,上海IFC精品店也于2018年11月开业。

  令叶琪峥哭笑不得的是,他2017年在加拿大买的那件红色加拿大鹅羽绒服,还陈列在上海IFC精品店里,作为主打款。加拿大鹅CEO 丹尼·雷斯(Dani Reiss)在答复媒体的邮件中写道,加拿大鹅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注重功能至上的品牌,而不是时尚成衣,所有的产品是基于功能开发的。“当然我们也希望人们穿上的时候,能兼顾时髦的外观,虽然这不是我们的首要考虑。”

  与此同时,它的竞争对手Moncler在追求时尚的道路上再下一城,将店铺直接开到热带国家。上一个财年,这家意大利公司的销售额同比增长22%至14.2亿欧元,净收入增长33%至3.32亿欧元。

  2019年12月,LVMH与Tiffany以162亿美元的价格成功联姻后,它的老对手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马不停蹄地将Moncler纳入收购名单,目前双方处于谈判中。奢侈品寡头之间收购大战一触即发,Moncler股价大涨,目前市值逼近百亿欧元大关。

  “Moncler的估值这么高,我现在接触的有些牌子,直接就说,只要能吃下它的1/10,这个市场已经大得惊人了。”叶琪峥认为,Moncler开创了时尚羽绒这个新品类,它的价位虽高,但也给下面的品牌很大生存空间。“国内羽绒服三四千价位的,就卖得特别好。”

  姗姗来迟中国市场前,加拿大鹅已通过一波明星营销和品牌植入,成为羽绒服界的网红,自带流量和关注。无论是推出针织衫、防风防雨系列,还是与街头品牌October’s Very Own和juun.j的季节性合作,它向潮文化以及Z世代表示了诚意。

  在叶琪峥看来,和Moncler不同,布局一线城市之后,二线城市和北方城市是加拿大鹅的潜力所在,同时扩张步伐不宜过快,在产能有限的前提下,控制需求有益于培育市场。

  综合考虑,从父亲那里继承家业的丹尼选择了一条稳妥的路。2019年2月中,加拿大鹅宣布在魁北克新建工厂,预计2020年将新增工人650人。也有分析师指出,其对中国市场的盲目乐观,会削弱盈利能力。

  不过,在争取中国年轻人这一点上,加拿大鹅从来不遗余力。和普通店铺陈设不同,上海精品店增设了一间冷气十足的试衣间,布置像极了一些网红打卡点——贩卖寒冷、贩卖功能性的同时,也适合贩卖社交网络。

声明:本文章为会员Allen于2020-01-21分享,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 ②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 ③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
  • 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 资讯
  • 品牌
  • 商机
  • 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