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倒爷”坑人坑己,额温枪市场或将一地鸡毛

来源: 物联传媒    编辑: Alisa
  发布时间:2020-03-06 16:52:00
导读】根据宏观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2月26日,国内生产、销售额温枪的相关企业一共才只有136家,广东占比约87%,高达106家,浙江、江苏、山东等省份占比还不到13%。

  从100元不到,涨到500元,甚至还要更高,价格一天一个样,这是疫情期间额温枪价格的真实写照。根据了解,此次额温枪价格如此诡异,究其原因就是“倒爷”趁此次“国难”,复工复产期间,额温枪的需求剧增,借此哄抬物价。

  不过,“倒爷”也要分“正经”和“不正经”的,手上有现货的是正经“倒爷”,没现货的“倒爷”自然属于ZA骗类的了。

  先来说说有货的“正经倒爷”,这些人手上是有现货,随时可以发货,那他们的货从何而来?其中,一部分是预测了今年额温枪需求将会大量增加,提前囤货,不过这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一部分是采购方拿着红头文件按照订单计划完成采购任务后,一些超量的额温枪也落入这些采购商的手中,再经各方利益诱惑或者伪造红头文件,采购商采购计划之外的这些额温枪就落入倒爷手中,拿货后的倒爷层层转手再翻多倍价格获取暴利。更有一些黑心采购商无视法律,自己当起了“倒爷”。

  再来看看另外一批“不正经倒爷”,他们手上没货,但是骗人起来毫无人性。先来看一个例子,2月,一南京市民找到所谓的手上有货的倒爷,经过协商后,达成100多万的订单,倒爷谎称直接与工厂建立订单,要发货首先要预付10万元,发货后再打尾款。

  第二天,倒爷将物流信息和货物外包装均发给这位市民,随机就收到这位市民的尾款,但是后来却发现箱子里只有一瓶矿泉水,这种例子很多,甚至有的倒爷手上有现货,但是发货的却是充电器,当然这属于ZA骗。还有一种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就是“额温枪资金盘”,无货的中间人B在有货的卖家A和买家C中当起了中介,利用额温枪价格的信息差赚取差额,而这种操作根本不需要B出一分钱。

  大部分“倒爷”的额温枪来自键盘

  “倒爷”们的额温枪多数都来自键盘,他们想让自己手中有多少台现货就在键盘上输入多少现货,当然这里不排除有些是期货。

  根据宏观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2月26日,国内生产、销售额温枪的相关企业一共才只有136家,广东占比约87%,高达106家,浙江、江苏、山东等省份占比还不到13%。

  同时,国内2018年手持红外体温监测仪的产能为25万,2019年也仅上升至30万台,而2月初,工信部披露数据显示,国内疫情期间手持式红外测温仪的市场缺口约为55万台。本来额温枪生产企业就少,额温枪大部分都被国家征调,加上疫情复工刚刚起步,那么“倒爷”手上动辄1万台的额温枪从何而来?

  在细分产业结构分析之前,先了解一下额温枪。额温枪的大致技术原理是:一切温度高于零度(-273.15℃)的物体都在不停地向周围空间发射红外能量。其辐射特性、辐射能量的大小、波长分布等都与物体表面温度密切相关。

  反过来,通过对物体自身辐射的红外能量的测量,便能准确地测定它的表面温度。所以额温枪工作所需要最重要的部件是红外传感器获取温度数据,以及芯片处理获取的数据。

  目前,市面上额温枪最常见的解决方案是红外热电堆传感器(材料为N型和P型的多晶硅)和一个内置ADC的MCU芯片。先来看看芯片厂商的具体情况,杭州晶华微总经理罗伟绍博士表示,红外测温芯片是晶华微最主要的产品之一,公司于2月12日复工,其他部门的员工参与到车间工作,加班加点生产、发货。截止目前,晶华微相关芯片产能已经提升了好几倍,预计到3月份结束能够提升十几倍。

  但是笔者注意到,晶华微的订单在3月初之前已经翻了十几倍了,所以目前这个节点其产能还是逐步加大,这么一来下游的额温枪生产厂家的产能自然也会受到影响。在价格上,现在关于额温枪的相关芯片已经从之前的每片5元炒到每片95元,增加了18倍。

  罗伟绍博士表示,晶华微的芯片价格并没有因为疫情波动,依旧是以往的稳定出货,与其相关的晶圆厂、封装厂、终测厂等上下游厂商均积极配合。

  再来看看传感器厂商,在与传感器厂商沟通的过程中,笔者明显感觉到整个传感器上游是没有货的,包括原材料的获取也存在很大难度(下有聊天截图)。同时,在其他方面获得的消息来看,结果亦是如此。

  上海嘉定的上海微技术工研院拥有8寸MEMS中试线,2月3日复工,全力生产红外传感器,目标产能为800万,但是由于受到管帽、滤光片以及封装等上游产量的限制,实际上产能远低于这个数字,包括国外的TE公司在深圳分部的热电堆红外传感器也已经全部卖完。也有行业人士预测到5月份,整个热电堆红外传感器才能达到供需平衡的状态。

  所以,从产业和产品结构层面综合来看的话,大部分“倒爷”目前手上是没有那么多现货的,一天一个价的现象根本就是哄抬物价。那么可以定义为哄抬物价?

  早在2月7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就出台了《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意见明确对经营者哄抬价格划定了界限,如下:

  1、在销售防疫用品过程中,强制搭售其他商品,变相提高防疫用品价格的;

  2、未提高防疫用品或者民生商品价格,但大幅度提高配送费用或者收取其他费用的;

  3、经营者销售同品种商品,超过1月19日前(含当日,下同)最后一次实际交易的进销差价率的;

  4、疫情发生前未实际销售,或者1月19日前实际交易情况无法查证的,经营者在购进成本基础上大幅提高价格对外销售,经市场监管部门告诫,仍不立即改正的。

  退一步说,目前有消息称部分上游厂商价格有所增加,但是幅度不大,额温枪的总体成本已经达到200元左右,卖到400以上,翻了一倍还不止,显然还是触犯了相关条例。

  疫情结束后或将一地鸡毛

  从上面额温枪企业的数据可以得知,整个行业本来就是一个小众行业。只是因为这次疫情的缘故,由“倒爷”点燃了这个行业的一个虚假高峰,在企查查上,笔者发现2020年到目前新增的额温枪企业就有26家,2018年和2019年全年分别都只有11家。

  罗伟绍博士表示,非常担心大家一窝蜂进入医疗市场,热度褪去后又只剩一地鸡毛。其实想一想,我们也明白,到时候,额温枪厂商的产能全部释放,市场上和“倒爷”手上会囤有一大堆额温枪销不出去,这是必然的。但是受影响较大的不是“倒爷”,而是那些业务单一、一直专注这个领域的厂家,疫情之后他们的销量将会呈现出断崖式下跌。一旦销量降低,将会直接影响企业在研发上的投入。

  其实,我们从“倒爷”的身上可以进行自我反思,整个国内的额温枪目前发展仍然比较缓慢。我国额温枪在芯片和红外热电堆传感器有很大一部分依赖国外进口,国内额温枪产业上游产能不足,技术进度较为落后以及非接触医疗设备普及程度不够等等现象,这些都是暴露在产业面前较大的问题。

  前不久,笔者听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讲了一个故事,20年前,他去美国出差,在金门大桥上开着车,发现旁边的车道,车辆非常少,而且是没有收费口的,于是他就变道开了过去,结果才发现是ETC车道,还是没有闸杆的。

  大家想想20年前,美国就已经实行ETC了,国内的ETC在近几年由政府的推行下才大火,国内的多部分市场就存在这个问题,往往是由政府主导,市场本身推动力不足。一旦有政策动向或者市场热点,所有人拼了命想钻进去,殊不知整个社会的需求市庞大的。

  “红外测温领域技术含量比较高,有一定的准入门槛。稳定、成熟、性价比高的芯片+应用方案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需要大量的市场应用案例积累。”罗伟绍博士表示,“整个行业真的需要良性发展,从智能制造入手提升自动化能力,来提高产能,研发投入的提高来加强核心技术的发展。”

  由于疫情的突发,运输、产能等方面的问题,此次也有很多额温枪厂商将上游供应商换成了国内供应商,这对于国内供应商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表现机会。

  所以笔者在这里呼吁,“倒爷”和一窝蜂想进入这个行业的人,这个行业实在是太小了,但是很精。如果您没有抱着为着行业良性发展或者只是贪图一时名利,那劝您早点撤退,因为门槛太高过不去、法律的制裁终究也会到来。

声明:本文章为会员Alisa于2020-03-06分享,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 ②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 ③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
  • 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 资讯
  • 品牌
  • 商机
  • 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