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70000个外国女子光顾的内衣店 杭州男生一件内衣卖全球

来源: 卖家    编辑: Alisa    作者: 金斌
  发布时间:2020-03-20 10:43:00
导读】今年刚刚上大四的男生李航庆,回忆起自己的内衣生意时,依然有些难以启齿。这也难怪,毕竟,去年他才第1次接触女性内衣,在之前的二十几年当中,他对此一无所知。

  “一开始,我们不敢说自己是卖内衣的,我们都说是卖女装的。”

  今年刚刚上大四的男生李航庆,回忆起自己的内衣生意时,依然有些难以启齿。这也难怪,毕竟,去年他才第1次接触女性内衣,在之前的二十几年当中,他对此一无所知。

  他的店铺做的是跨境生意。

  买内衣的都是外国女人,尤其是那些金发碧眼、身材妖娆的俄罗斯和波兰女子,尤其开放。仅仅一年时间,李航庆的内衣店就已经彻底“沦陷”,70000个外国女人光顾过他的店铺之后,在评论区里留下了一大堆露骨的“买家秀”,让他直呼尴尬到难以接受。

  不仅如此,李航庆还得时刻提防那些的“一言不合就坦诚相见的买家”。比如有些俄罗斯女人,让她量个胸围,她直接就把没穿内衣的照片发来了,“还问我们有没有被吓到。”

  “我怔住在那里好几秒啊,你知道什么感觉么。”李航庆坦言,知道外国人开放,但真不知道还能开放到这种程度,“幸好,看多了也就习惯了。”

70000个外国女子光顾的内衣店 杭州男生一件内衣卖全球

  评论区里的内衣秀

  卖女性内衣,可能会遭遇一些尴尬的瞬间,李航庆当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他原本以为,自己做的是网上的生意,还是卖到国外去,买卖双方不见面,不跟女顾客直接接触,这种尴尬就会少去一大半。

  抱着这种想法,2018年的12月份,他将一款红色的内衣挂到了网上。意外的是,当天就有一个俄罗斯人下了单,激动的李航庆和伙伴“跪在地上手舞足蹈”,晚上还出去大吃了一顿。发货时,李航庆临时决定,给对方买一送一,发了两件内衣,还带了一封手写的感谢信。

  国际物流发到俄罗斯,需要半个月左右,在这半个月时间,李航庆安静地接单、发货,生意有条不紊,这正是他想象中生意该有的模样。但是,当俄罗斯女顾客收到产品之后,平静的日子突然被打破了。

  对方收到额外赠送的内衣和感谢信后,喜出望外,在评论区对李航庆这位中国卖家大加赞赏,还附上了自己身穿内衣的“买家秀”。虽然有些尴尬,但李航庆还不以为然,认为不过是个案而已。

  随着买家陆续开始收货,评论区留下的“买家秀”越来越多,李航庆才意识到,外国人的开放真不是个案,很多人都大大方方在网上留下露脸的照片,有的人恨不得前后左右都来一张照片。

  国内的淘宝上,几乎见不到晒内衣照的买家秀,但在跨境店铺中,这似乎司空见惯,“更尴尬的时刻还有。”

  有一次,一个俄罗斯买家咨询自己要穿多大的尺寸,李航庆就让她先量胸围,对方竟然直接就把自己没穿内衣的照片发了过来,还问他有没有被吓到。还有一个硬核的波兰买家,甚至把细节图都发了过来,“一个劲地问我们性不性感,真是又尴尬又好笑。”

  大学校园里的内衣店

  李航庆是湖南郴州人,如今是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的大四学生,读的是跨境电商,全国仅七所高校获批该本科专业。该校跨境电商教研室的林洁老师透露,学校已有两个学生团队做跨境电商,年营收超千万元。

  大一时,李航庆跟着学长开过一段时间的二手书店,又做过体育用品租赁,但都无疾而终。也许是父母开网吧的缘故,李航庆一度沉迷玩游戏,并由此对代码产生兴趣,两次创业失败之后,他开始学习“WEB前端开发”,还在校外报了培训班,一下课就在寝室里写代码,竟然也能接一些开发项目,一年后,攒到了四万块钱。这成了他后来做内衣生意的启动资金。

  和他一块儿创业的都是同班同学,连他一起,一共四个人,三个男生一个女生。

  几个大老爷们谁都不懂内衣,开始全靠唯1的女生给主意。但男生有体力,就去跑货源,他们跑到义乌,档口老板娘们不把几人当回事,闭门羹吃过不少,“我们只能一个个说,说我们是大学生,刚开始创业,做跨境电商,未来肯定销量好。”很多时候,他们都是一次进几十个款,每个款不同颜色都拿一个,广撒网,最后看哪个卖得好,选出来继续卖。

  他们用了学校创业园的场地,除了上课,其他时间基本在店里。学校宿舍晚上11点就关门,他们就忙到10点40左右再跑回去。一开始,四个人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我们不敢说自己是卖内衣的,我们都说是卖女装的”。其实,大部分老师和同学并不知道几人在做内衣生意,甚至连父母亲都不知情。

  直到有一次,隔壁办公室的一个女生过来借东西,看见几个男生蹲在那儿打包内衣,“一下真的怔住了,我们也尴尬,只是尬笑,不知道说什么。”

  “那个女生缓过神来说,你们还卖内衣啊,要不我帮你们宣传宣传,让学妹们过来看看。”几个男生可不想把学妹们引过来,赶紧解释说,自己卖的内衣是外销的,不内销。

  结果,学校里有几个男生在开内衣店的消息不胫而走。那个误闯进门的女生还“非常好心地”把她的小伙伴都叫了过去,围着几个男生看,“好尴尬的,那时候我们就决定,以后打包一定要把门关上。”

  一件内衣卖全球

  李航庆的生意借助的是速卖通,这是一个非常全球化的跨境电商平台,有遇到很多国家的客户,他需要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未知和不确定因素,李航庆和伙伴们,把这些当成跨境生意的魅力所在,痴迷其中。

  他说,很多顾客所在的国家,如果不出单,此前根本没听说过,“很神奇的是一些小岛国家,人口一共就几十万、几万的也有,他们竟然会在平台上下单,而且我们竟然还能寄到他的国家。”

  很多小岛国,名字听过就忘了,因为真的小,但他记得一个名叫法属波利尼西亚的国家,原因是,搜索百科时,他发现好多美国有钱人在那儿的海上建了不少“漂浮”的城邦,城邦之间可以任意滑动自己的“领地”,加入别人的城市,“这让我大开眼界,意外的是他们还得到了当地总统的支持,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不过,买他的内衣最多的还是俄罗斯人,占了45%左右,李航庆对她们是又爱又恨。印象中,俄罗斯女人身材好,性格奔放,发个“买家秀”一个个跟模特一样,俨然是店铺的活广告,但她们又喜欢贪小便宜,喜欢挑刺,动不动就要全赔。

  “这是我们ZUI大的客户群体,也是最难搞的群体,她们是集挑毛病和占便宜于一体,之所以挑毛病就是喜欢占便宜,衣服上有点小线头这种事情,应该是比较正常的事,非要说产品有问题,才几美金的内衣,她们似乎不太明白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

  每天小心翼翼地防着俄罗斯人,不想却被乌克兰人给坑了一把。

  一个批发商购买了1000美元的商品,并指定了运输方式,李航庆发了货之后,才知道,那个物流方式没有追踪信息,也就是说他最后收没收到货无法得知。一个月之后,对方以没收到货为由,向平台提起了纠纷,1000美元货款随即退给了对方。

  经过沟通,对方承认收到了货,也答应线下将货款打回来,但却一直拖着,最后不了了之,“认栽了,对于乌克兰的客户得多留一个心,发生一次纠纷,我们不知道要拿多少单才能换回来。”

  去年,李航庆将中国产的内衣,卖给了全球几十个国家的女性,他大概估算了一下,总计有70000个外国女人光顾过他的店铺。今年,他要让更多的外国女性,穿上中国产的内衣。

  修炼成了半个“专家”

  有一个事实是,不管外国女人如何开放,但全世界男子在内衣的认知程度,都是半斤八两,谁都没比谁好到哪儿去。

  去年八月份,一个美国男子想给女朋友买文胸,却不清楚具体的胸围参数,一问三不知,最后发来一个文胸的图片,说这是女朋友现在穿的。李航庆按照经验给他推荐了一款,对方开开心心地下单去了。双11时,美国人又来了,说女朋友很喜欢,然后把那款内衣的每一个颜色都买了一个。

  女性顾客会千挑万选,最终选择一款最中意的产品,而男顾客多半是一知半解,上来就买一堆,每个颜色都来一个。

  如果放在以前,李航庆或许也会像这个美国买家一样束手无策,但如今他俨然半个专家,聊起“专业”如数家珍。

  “国内外区别ZUI大的,应该就是有无钢圈的设计,国内的无钢圈内衣在淘宝的成交量远超有钢圈内衣,但跨境热销款以有钢圈设计的内衣为主。”

  “国外女性购买C杯多些,特别大的也有,比如什么115F这种尺码,也出过10多件,要说罩杯,欧美国家比亚洲国家大这是事实,一般都是B杯起。”

  “俄罗斯的一些内衣总体偏好带蕾丝的。”

  ……

  说着说着,李航庆话锋一转,聊起了疫情。本来他们打算初十开工,但直到现在,学校也没有复学,学校办公室和仓库都不能进。团队一商量,索性跑到义乌,租了一个两室一厅,正式复工。

  义乌不仅有他的供货商,从物流到报关都非常方便。这几天,他们多的时候一天能发掉1000多个包裹,带来上万美元的销售额。去年6月,eWTP全球创新中心落户义乌,疫情当前,eWTP也在助力中小企业逆势卖全球,有的速卖通商家借助比利时保税备货模式,欧洲妹子最快3天就能收到内衣。

  许多客户都很关心中国的疫情,李航庆记得,前不久还有俄罗斯的客户向他询问疫情的真实性,“她们那里地广人稀,完全感觉不到严重性。”眼下全球疫情蔓延,他们团队正在准备一批口罩,打算送给购买产品的客户,“中国有难时,全世界都来帮我们,现在是时候让我们帮助他们了。”

声明:本文章为会员Alisa于2020-03-20分享,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 ②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 ③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
  • 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 资讯
  • 品牌
  • 商机
  • 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