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接连退出华为子公司 76岁的任正非退休?

来源: 投中网    编辑: James    作者: 陶辉东
  发布时间:2020-04-15 15:46:00
导读】任正非半年前所言似在应验:4月10日,上海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华为CEO任正非卸任公司董事,再次引发对任正非退休的猜测。在此之前,任正非已经卸任北京华为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职务。

  “我只是个粘土偶像,每天都越来越小。有一天,我会消失的。”2019年接受欧洲媒体采访时,任正非如此回应自己退休的问题。

  任正非半年前所言似在应验:4月10日,上海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华为CEO任正非卸任公司董事,再次引发对任正非退休的猜测。在此之前,任正非已经卸任北京华为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职务。

  退出子公司高管序列,往往是企业创始人退休的前奏。2019年马云宣布退休之前,就曾陆续卸任阿里巴巴各子公司的职务。

  2020年任正非已经76岁高龄,同岁柳传志在2019年12月宣布卸任联想控股董事长,正式退休;小了20岁的后辈马云,也在2019年10月宣布退休。但任正非选择不退休,坚持在一线稳定华为军心。

  其实关于退休、接班人等问题,任正非早已给出了明确答案,华为早已完成了进入后任正非时代的准备。

  何时退休?任正非:美国批准的时候

  在2019年频繁接受媒体采访的过程中,任正非多次谈到自己的退休问题。

  2019年8月20日接受美联社采访,任正非说:“我为什么没退休?没退休可以经常来公司喝喝咖啡,在外面太网红,不方便。”任正非还表示,现在闲下来又没有照顾小孩的习惯,与其闲着,还不如给华为打工,继续干干活,“谁让我身体这么好,还是再干一会吧”。

  2019年10月28日接受欧洲新闻台采访。任正非表示,现在公司遭遇危机,还需自己出来见记者。至于何时退休取决于两点,“首先,当精神和思维方式有了障碍的时候;其次,美国政府‘批准’的时候。”

  2019年12月11日接受拉美、西班牙媒体,任正非说:“可能因为美国总打压我们,让我产生了动力。本来我都准备退休了,然后他打我一下,又让我留下了给公共关系部打工。”

  过去一年,任正非确实是个给华为公共关系部“打工”的好员工,几个月内接受采访的数量超过了三十年来的总和。当华为遭遇前所未有的打压和刻意抹黑的时候,任正非承担起了向外界解释华为的任务。

  从任正非的发言看,他把这视为自己在华为的最后一项工作。对于华为的管理决策,任正非实际上早已逐渐淡出,将权力交给接班小组。任正非也曾多次谈到自己在华为的角色。

  任正非解释不当董事长:不想签文件

  2019年10月28日接受欧洲新闻台采访,任正非说:“我只是扮演象征性的角色,就像庙里的粘土偶像一样。没有它,这座神庙看起来将是空的,但实际上,这个偶像并没有做任何事情。我没有处理任何特定的事情。我甚至不参与管理任命。我是否在华为都没有真正的影响。”

  2019年8月26日接受全球媒体采访,任正非解释自己为什么不做董事长:“董事长要承担工商登记的责任,要签这个文件、那个文件,那都是杂事,都是打杂,跟清洁工一样,这不是我愿意做的。我愿意做的就是万事都不管,就管这个公司。”

  在这次采访中,任正非自称是一个“妥协派”,在公司实际扮演着傀儡角色,任正非以英国的制度作比,他表示:“我们这个体制是向英国学习的,‘王在法下,权在议会中’、‘君主立宪、皇权虚设、临朝不临政’。”

  任正非在华为管理层中的正式职务,只是华为十八位董事中的一位。任正非这位董事的特殊之处,是公司章程赋予他的一票否决权。这项一票否决权任正非还从未动用过。2019年5月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任正非谈到了自己对一票否决权的使用方式:“我想否决的时候,就去和他们商量,把我的想法和大家一起磋商,没有和将来接班群体产生硬的对抗。”

  任正非还表示,一票否决权只是“暂时由我来管”,待核心精英团队形成了小集体以后,“我就放弃我个人的权力,把权力让渡给由7个人组成的核心精英团队,出现重大问题时进行否决”。

  接班是一个链式反应

  马云退休后,阿里巴巴并没有推出一位通常意义上的“接班人”。通过独创的合伙人制度,阿里巴巴确立了集体领导的接班。

  华为的接班安排与阿里巴巴类似,只不过华为的集体领导更加制度化和体系化,强调集体、弱化个人。

  前述采访中,任正非谈到接班问题时表示,华为的交接班工作早已经进行了很多年,公司一直在正常运转,“大家不要操心这个问题”。

  按任正非所说,华为的接班不是交给个人,而是交给一个群体,群体下面还有群体,一个群体套着一个群体,“像链式反应一样,是一个庞大的继任计划”。

  华为对西方大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制度持否定态度,任正非曾说,有些西方公司CEO像“走马灯”一样换,换几次,公司就没有了。而华为不会去冒这样的风险,华为的管理层都是从基层一步步升上来的老员工。由于华为的全员持股制度,他们也是华为的股东,所有高管都是持股员工代表会的代表。在这样的安排下,华为相当彻底的贯彻了员工所有制,实现了经营权与所有权的二合一。

  2018年的华为董事会换届,是华为交接班安排的重要节点。这次换届中当了华为二十年董事长的“华为女皇”孙亚芳卸任,华为的轮值CEO制度升级为轮值董事长制度,消费者业务BG负责人余承东升常务董事,任正非所说的“接班群体”成形。

  华为的三位轮值董事长以半年为期轮流当值,在当值期间是公司的巨头,主持公司董事会及常务董事会。华为的新任董事长梁华,是一个礼仪性角色,英国《金融时报》称他是“全球巡回大使”。华为的决策实权则由七人组成的常务董事会掌握,这是华为的核心领导集体。

  可以说,华为的接班体系已经逐步完成,任正非的退休到来之时,华为并不会有什么波澜。如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所说:“我只是个粘土偶像,每天都越来越小。有一天,我会消失的。”

  应对美国制裁升级 华为大幅加研发预算

  任正非说过,得到美国政府“批准”之后才会退休。从2020年以来美国的动作来看,美国一时半会是不想让任正非退休了。

  3月12日特朗普已经签署了一项法案,禁止美国机构使用联邦资金购买具有国家安全威胁的电信公司(华为、中兴等)的设备,相关条例还要求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供10亿美元的基金,以帮助小型电信集团拆除华为等企业的现有设备。

  华为上下对于2020年的严峻形势做了最坏打算。

  面对2020年很可能出现的美国制裁升级,华为正在预留后手。3月26日,任正非再次露面接受香港《南华早报》采访,他透露2020年华为将把研发投入提升至200亿美元,与2019年相比提升30%以上。任正非表示,美国将继续加大对华为的制裁,所以必须抢在形势之前,完成新技术的研发。任正非没有透露正在研发的新技术是什么,但他称新技术“将让我们在全球竞争中脱颖而出”。

  华为的紧迫感并非没有理由:美联社4月2日报道,继2019年的实体清单之后,特朗普正在计划继续升级对华为的出口封锁,限制美国以外的企业(如台积电)向华为供应芯片,白宫的高级官员们已经就此达成共识。

  3月31日,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刚刚开通的推特上表示:“今年又是困难的一年,但我们会努力过这一关。”

声明:本文章为会员James于2020-04-15分享,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相关阅读:任正非华为退休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本网书面允许禁止转载;
  • ②转载其他媒体稿件只为传播更多信息,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与连带责任。
  • ③文章中的内容或图片如有不良/侵权信息,请立即联系我们。
  • 电话:0755-88839690 QQ:1256776588
精华推荐

Helmut Lang告诉你 夏季这样穿搭 精致且优雅

比起秋冬季,夏天的衣服基本围绕基础款的T恤、无袖上衣、牛仔裤、连衣裙,少了秋冬季[详细]

Adidas与Allbirds合作 共推减碳行动

近年来,减碳行动一直受到很多人的追捧。加上今年新冠肺炎病毒在全球的大流行,爱护自[详细]

元气大伤 Abercrombie&Fitch首一财季销售额大跌

新冠肺炎如今还在全球部分地区蔓延,目前,美国因新冠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10万,且这[详细]

  • 资讯
  • 品牌
  • 商机
  • 企业